ZHOU

十一月,汇报,依旧孤独。
毕。

心碎了怎么办?突如其来的脆弱怎么办?想你怎么办?

我很难过发现在你心里我不重要

我的消失似乎你也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看来这一次还是被朋友看准说对

你不喜欢我

而我心碎的方式是沉默离开 静静消失

非常清楚 非常明白

这个世界上没有了谁都没什么

地球还是一样地转

希望时间帮我忘记你

下班后的归途中 疲惫的说不出话来

要坐很久的一段巴士 巴士上人不多

不经意看到窗外一片很美的江边夜景

突然觉得被温暖的治愈了

好像就为了能看到这么一段美景

坐那么久的巴士也是值得

一直以来被认为的有

靠谱 纯粹 可爱 善良 单纯

遇到什么事都可以很淡定处理好搞得定

好像丢到山旮旯我也能过得很好

懂很多技能 也懂很多道理

很有主见 喜怒和爱恨都分明

对喜欢的人怎么容忍都行 对我不喜欢的怎么看都不顺眼

喜欢我的人会很喜欢 不喜欢我的会很不喜欢

骂人可以很文雅很幽默 被骂的甚至不会恼羞成怒只会笑

任何场合都能迅速融入 并且让大家把焦点放在我身上

和任何陌生人都能非常淡定自然地搭话

即使经常不去上课可是一出现就会成为焦点

坚强而独立 好像不靠任何人都可以

想象力丰富 很有创意很有想法

很有领导能力

以后会很成功

会很有前途

这些评价来自宿友 朋友 上司 同事 陌生人

真的好像很厉害很了不起

可没人问我经历了什么...

七月的第一天 发了久违的朋友圈

下午一点要去的面试变成了协助拍摄活动 本来是烫衣服量尺寸的打杂 变成了参与搭配和模特沟通和协调现场?

量尺寸统计数据反而在拍摄工作最后才由我结尾

一整天就出门的时候喝了一小杯酸奶

工作中途口渴难耐灌了几杯橙汁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到专业的外模 专业的摄影师 专业的造型师

中途有跟造型师助理探讨是否缩短每套的拍摄张数和时长

助理说摄影师要拍很多才能慢慢挑还要出片

还有摄影棚里面为什么有一面墙是一个斜面而不是直角 这个问题我问了负责人和她助理最后问的造型师助理才知道原因

很多诸如此类的小问题 其实都有学问在里面 很多东西要学很多东西要问 所以就算来做义务劳动我也愿意因为有好多东西可以...

在自卑的同时又极爱自己。

我只想迎风向前走,撞见什么,便是什么。

最深的伤害来自于最亲的人。

能不能不要让我别这么无助。

从前有一只鸭子叫小黄

有天过马路的时候被汽车压了一下

它叫了一声“呱”

于是变成了小黄瓜……

“有太多爱而不得,也有太多迫不得已,都明白感情已经是过去,可一想到以后的人生没有了那个人,还是会很痛。道理都懂,那就再难过一会吧。然后好好睡一觉,醒了之后就要告诉自己,愿无岁月可回头。晚安。”

有个陌生人听过我的故事 这样跟我说

然后今早很早醒来 从莫名其妙的梦中挣扎醒来 两次

疲惫不堪 莫名心慌惶恐 无助

所幸还记得 立刻记录下来 却发现全是我内心深处的惶恐 或者说放不下的在意

难道这就是面对自己的恐惧 算吗

“一切的遭遇仿佛都是疫苗,这一针越早打了往后就越好。”

为何总是失去最在乎的一切

今晚朋友生日

给我借个由头买醉

强撑着回来 吐了红色的血

要灌下多少多少杯

才肯哭一滴眼泪

慢慢的 变成一个沉默的人

不倾诉 不买醉 不痛哭

所有情绪堆埋在心里 一年一年

白天清醒的时候觉得自己很理智

该放下的都放下的差不多

冷眼旁观 沉默孤僻

可是一到夜晚

好像所有往事通通涌上心头

涌到眼边

数不尽的委屈和无助

真不想一个人呆着

可是想他作陪的那个人 不在

也不会在

如今我不会有眼泪 也不再喊疼

有人的时候 好像除了笑就是笑

偶尔沉默 可是会被当成动怒

其实我只是累了 装累了

病得疼痛难忍的时候 不喊不叫

叫朋友打包白粥过来 笑着跟她说话

结果被反问你一点都不像个病人

笑容凝固

再无问候

我不喊疼 还是会很疼啊

并不代表我是假装的

病来如山倒

渴望陪伴的时候

无论怎样无助都只有自己

习惯了一切失去以后

所谓的温情却汹涌而来

曾经无比渴望真挚的坚定的朋友

和真心的能陪伴身旁的爱人

就算不日夜的长久作陪

仅仅只是陪我说说话也好

我回首回到我脖子都要断掉

还是只有我自己的身影相伴

曾太多次看错 也曾太多次信错

以前 是天真到错信也一再相信

如今 我远远地站着 冷眼看着

再不敢相信 也再不敢靠近

拒绝所有温情 所有依靠 所有可能

别怪我 我只是不想再伤心了

我想 如果我死了 直接烧成灰就好

然后洒进最近的一条江

或者河 或者湖 最好是海

墓地什么的不必了

每每经过 心里缅怀一下就行了

我不要鲜花 也不要墓地 更不要探望

因为我害怕 没有人来探望

与其被遗忘被忽视

我宁愿被遗憾

最令人感动的事,莫过于连你自己都忘了的某句话,某件事,某个微小的心愿,被意想不到的人长久的记在心上,念念不忘。

我不知道自己最孤独的时刻到底是何时,因为这么多年我一直孤独着,如今的我无比享受这种孤独,它让我沉静,让我感觉更自在惬意,而且有足够的时间问问自己的心。有句话这样说,一个人不能和身边的人做朋友,是性格的缺陷,但是一个人不能够独处不能忍受孤独,是灵魂的缺陷。


今天做了笔大生意 所以我请客

人生中總有一些時刻,我們會從熱鬧中突然沉默下來,這種沉默背後也許有千言萬語,也许是不能言说的酸楚,也許什麼也沒有。

念旧的人活的像拾荒者。

© ZHOU | Powered by LOFTER